爱奇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爱奇文学 > 实用主义者的爱情 > 第56章

第56章(1/3)

记住爱奇文学只需一秒,www.xaqwx.com,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内容容易缺失,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

    姚主任没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比厂里那些泼辣的中年妇女还要难缠。但她的难缠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难缠。他开始怕费霓在他面前哭闹,下了班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他一个中年男人面前哭,传出去是很不好听的。而且他也怕自己心软。

    但费霓一滴眼泪都没掉,她的声音也不比平常说话声音更大。

    “办黑板报是冯琳的工作,她是主要负责人,她认为我做的不好,想换人,我为了黑板报能办的更好,选择主动离开,把时间花在我的本职工作上,这难道不是为了大局考虑么?请问您,为什么要扣我的奖金?”

    费霓和冯琳说的是两个版本,姚主任本能相信费霓的那一版,费霓在车间这几年,工作从没出过纰漏,也没和谁发生过矛盾。但是冯琳的父亲是劳动局的,他侄女回城想要找到理想工作还要请冯家帮忙。费霓还是稚嫩,得罪谁不好,非把这位得罪了。

    姚主任也不那么理直气壮,语气缓和了许多:“其实小冯并不是真要你离开,只是想鼓励你做得更好。遇到苦难要知难而上,不要逃避。你这次合唱就做的很好嘛,下次给你加奖金。”他也是为费霓好,她办黑板报得罪了冯琳,合唱又抢了冯琳风头,让冯琳这次出口气就得了,否则以后麻烦可要没完没了了。这次扣了,下次补回来就是了。

    但费霓并不领姚主任的情。她开始一条条念厂里的规章制度,念完一条就问姚主任她到底违反了哪一条。

    姚主任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他的妻子还等着他回家吃饭。

    “你要是实在缺钱,我把我的钱给你。”姚主任不想跟费霓再耗下去了,他今天刚领了工资,掏出信封,拿了五块钱给费霓,“这样可以了吧。小费,快回家吧。”

    “我不要您的钱,我要我的劳动所得。”如果不给她应得的那份,就得给她一个足够合理的解释。不然明天她要去厂长办公室要个说法。

    姚副主任被费霓逼得没办法,就说他再考虑一下,费霓说您就在这里考虑吧,我等着。如果您要回家考虑,我也跟着您一起回去。

    费霓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很坚定,姚主任相信,如果他不把奖金给费霓,费霓会真跟着他回家。

    他本来是很不耐烦的,但他抬头看了一眼费霓,他发现费霓的头仍然微微仰着,他开始以为这是不服,现在他才发现费霓这个姿势是为了避免眼泪流出来。

    流泪代表示弱,但她不能示弱,因为她在讨一个公道。虽然其他人的经验表明,示弱更容易要回奖金,但费霓要的不只是奖金。

    姚主任突然意识到对于费霓而言,这并不只是钱的事情,而是事关尊严。哪怕费霓的奖金不全扣完,只扣了一分钱,她也会找过来,逼着他把应得的钱给她。

    她的尊严不允许他和稀泥。

    在明白这一点之后,姚主任决定把费霓应得的奖金补给她,为了成全她顽固的自尊心。

    作为车间里的老人,他理所应当要维护车间里认真工作的人,他近来因为家务事忘了这件事,但费霓提醒了他。

    他写了一张纸条给费霓,承诺奖金会补给她。

    纸条白字黑字也是为了提醒他自己。

    费霓的眼泪是见到方穆扬才流出来的,方穆扬打着一把伞,这伞和夜色融为一体,上面落满了白色的雪花。

    见到费霓,这伞便移到了她的头顶。

    费霓去抹自己的眼睛,“你怎么来了?”

    “你要再晚出来一分钟,我就进去找你了。”

    方穆扬注意到了费霓的眼泪。

    “谁欺负你了?”

    “我感动的,谢谢你来接我。”

    方穆扬揽过费霓的肩膀,“咱俩还客气什么?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

    “厂里有些事,我们车间拿了一等奖,我得了毛巾和肥皂。”

    “够行的啊你,能把肥皂给我用用么?”

    “你要听我的话,我就考虑考虑。”

    方穆扬推着自行车,两人步行回自己的房子。费霓用她的长围巾将整个头包裹起来。

    方穆扬的鞋底印在白雪上,费霓擎着伞,偶尔去踩方穆扬的鞋印,仿佛在跟他的脚比大小。她这样走,伞还举在方穆扬头上,雪花便落在了她身上,她也并不在乎。

    方穆扬伸出一只手去揽费霓的肩膀,“别只顾着给我打伞。”

    费霓笑:“我跟你不一样,我有围巾遮头发,而且我不只一套衣服。”

    停好车,费霓把雨伞给方穆扬,她低头揉了一个雪球,发狠往外投。

    “想打雪仗么?”

    费霓摇摇头,笑着说:“你只有一套衣服,我不跟你打。你自己打伞吧,不用管我。”

    方穆扬给费霓打着伞,让她尽情地朝着远处掷雪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傻丫头误撞校草心 王妃真给力 媚者无疆 我被校花逆推后 乡村小神医 韫色过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