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爱奇文学 > 实用主义者的爱情 > 第55章

第55章(1/3)

记住爱奇文学只需一秒,www.xaqwx.com,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内容容易缺失,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

    苏瑜对自己看不上的人很少有好态度,如果这些人又来巴结她,这看不起便又加了一层。她原先以为方穆扬是个关系户,看了他画的东西,知道他很有点儿底子,便换了一种态度。

    对于她看得起的人,她一向是慷慨的。

    趁着方穆扬来社里,苏瑜递给他一个信封,里面是自己没用完的布票和购货券,很大方地让方穆扬拿去用。

    方穆扬打开信封,看到一沓布票和购货券,这券上有专供的标志。

    他抽了两张购物券,感谢这购货券送的及时,他爱人买雪花膏就差这两张购货券。拿了购货券,方穆扬又把信封送还给了苏瑜,为感谢她的好意,方穆扬提议:“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方穆扬竟然有爱人,这并不在苏瑜的意料之内,他看起来并不像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倒不是因为年龄小,而是气质。她觉得已婚男人是另一种气质。比方穆扬更年轻的已婚男人她也见过,但没现在这么惊讶。

    因为惊讶,苏瑜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失控,但她很快控制住了,又把信封递过去,“你留着用吧,有困难说话,我或许可以帮的上忙。”

    苏瑜听说方穆扬结婚后,努力表现得比之前更慷慨,她不想让方穆扬以为她送他东西是因为对他有别的想法。

    方穆扬并没接过信封,因为他的爱人正在给他做衣服,他暂时用不着布票。不过为了感谢苏瑜的两张购货券,他还是要在食堂请她吃了饭。

    饭间,苏瑜随口问方穆扬他的爱人做什么工作。

    方穆扬如实答了。

    方穆扬早早结婚,娶了一个制帽厂的女工,这个答案多少让苏瑜意外。她虽然写的文章都是关于工厂的,但她对工厂工人实际上并没有多了解,也不知道一个车间女工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她不觉得制帽厂的女工人不好,只是觉得很难和眼前人联系在一起。

    “你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怕方穆扬误会,苏瑜又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社里的人,无论男女,都很少有你这么早的。”

    方穆扬笑着说:“遇见她,我突然觉得结婚是特别好一事儿。”

    方穆扬的回答并不切题,但苏瑜从回答里得知他对他现在的婚姻是很满意的。她不由对方穆扬的妻子多了几分好奇。

    有了这两张购货券,方穆扬便给费霓买了一瓶雪花膏。

    偶尔方穆扬也会沾染上费霓脸上的雪花膏味。费霓做衣服的时候,方穆扬便会请她讲讲她前一天晚上看的书,费霓此时便会思考一下,再给方穆扬复述情节。

    方穆扬问:“就只有这么些情节?”

    费霓把其中谈恋爱的戏份都给省略了,只讲了里面的战争情节,但偏偏这并不是一本讲战争的书。

    费霓撒谎撒得很纯熟:“就这些,不信你自己看,我难道还能骗你不成。”

    方穆扬笑:“我也想自己看,我不是看不懂么?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半文盲,把情节给我翻译翻译。”

    费霓想了想说:“那好吧,不过得等我把衣服给你做完了,我现在没时间。”

    天越来越冷,但还没到供暖的时间,方穆扬只穿着一件毛衣,他太需要一件厚外套了。

    尽管如此说,费霓还是会在睡前特意在方穆扬床上坐一会儿,拿着书轻声给方穆扬翻译。翻译的时候,她经常会把自己不想翻译的部分给方穆扬省略。

    有时方穆扬听费霓把书翻得这么快,便问:“怎么一页就那么几句话?你不会骗我玩儿吧。”

    费霓把书给他,笑着说:“就讲了这么多,我总不能再给你编几句出来。”

    方穆扬笑:“那你把英文念给我听。”

    “你不是听不懂么?”

    “听不懂就更要学了。放着个现成的老师在身边,我要是不学可真是一种损失。”

    费霓只好给他悄悄地念,怕别人听见,两个人离得很近,近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念到让人脸红心跳的段落,因为方穆扬听不懂,费霓也没有略过去,照样给他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念。

    “你的发音真好听,能不能念慢点,再重新念一遍。”

    费霓只好又给他念一遍,而且这一遍又故意放低了语速。

    方穆扬偶尔也会在她念的时候看一看书,他指着“kiss”问费霓,“这个是不是吃的意思?”

    费霓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便说:“你连这个单词也不认识吗?”虽然这是很有可能的。

    “你也知道,我初中跟没学一样,这个单词的意思难道不是吃么?我隐约有这个印象。”

    “当然不是。你就知道吃。”费霓戳戳他的额头,“你自己去查字典就知道了。”

    “身边就有一本活字典,我才懒得去费那种功夫。”方穆扬的手指去摩挲她的嘴唇,“快点告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傻丫头误撞校草心 王妃真给力 媚者无疆 我被校花逆推后 乡村小神医 韫色过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