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爱奇文学 > 实用主义者的爱情 > 第19章

第19章(1/3)

记住爱奇文学只需一秒,www.xaqwx.com,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内容容易缺失,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

    空气里弥漫着花露水的味道,蚊子被这股味道吓退,找上了没擦花露水的费霓和方穆扬,费霓伸手赶蚊子,蚊子溜了,她的小拇指不小心磕到方穆扬的膝盖上,痛得咬了下牙,正要抽回去,却被方穆扬用两只手指握住了,问她疼不疼。

    费霓说不疼,方穆扬不信,握着她的手指从虎口检查到指甲盖,他现在的手不像冬天那样干燥,浸了一层汗,连带着费霓的手也潮了些。又像怕她痛似的,还给她揉一揉,也不用劲,弄得她手指又烫又痒,她刚要发作,方穆扬在她手腕上套上了一个镯子。

    那是一只翡翠镯子,在这夜色里幽幽地发着光。

    她低声问:“你这是干什么?”

    “先看电影。”

    方穆扬眼睛盯着屏幕,时不时拿面包纸为费霓驱赶蚊子,看上去对电影很感兴趣。

    他们只看了一场电影就出了公园,天很热,却没有风。

    费霓伸手要褪镯子,被方穆扬握住了手。

    费霓甩脱他,他不以为意,只是笑。

    “按理说我应该拿镯子向你求婚,你答应了就戴上。但现在你已经决定了,我再征求你的允许就显得累赘,所以就做主直接给你带了。”

    “咱们的结婚和别人又不一样。”

    “可你父母觉得是一样的。上次我去你家,他们就不太欢迎我,这次我跟你结婚,再什么都表示,他们得多反感我,多担心你,你为了咱俩的以后,也得戴上这只镯子,给你爸妈看看,我不是没有任何诚意,大不了再收起来。”

    方穆扬说得确实有理,费霓很不浪漫地问:“这只镯子花了你多少钱,我给你。”

    虽然她觉得这只镯子并不实用。

    方穆扬笑着说:“我其实想给你买块手表的,但实在没钱,只能凑了块八毛的给你买了这个镯子,你要不问我,我都不好意思说价钱,你不会嫌弃不愿意戴吧。”他大概是第一个努力证明自己的求婚礼物并不值钱的人。这镯子搁以前值十两黄金,现在十个镯子加起来也就买一块全钢手表,有时商品的价格并不取决于它的价值。但也没方穆扬说得那样便宜。

    他这么一说,不好意思的变成了费霓,好像她是嫌东西便宜故意问价格羞辱方穆扬一样。

    费霓只能重新发现镯子的好处,夸方穆扬眼光好,这么点的钱买到这样好一镯子。她不懂翡翠,但直觉这镯子是个好的。

    “你喜欢就一直戴着。”

    “你看哪个工人戴这个工作?”

    “等我有了钱,给你买块手表,干什么都能戴。”

    “你有了钱?还是好好攒着吧,咱们搬了新家,多的是用钱的地方。”

    费霓戴上镯子之后本来哪儿哪儿都觉得不适,但现在她因为顾着和方穆扬说话,忘却了这种不适,好像镯子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水泥厂你就别去了,能干这个的很多,你倒不如把机会给别人,直接去出版社的美术培训班,培训班结业后你也不一定待业,没准别的单位需要你呢,制图设计你不也可以吗?”

    “行,就按你说得办。”

    方穆扬本来打算先找个厂子落脚,培训班毕竟是个临时团体,虽然有津贴,但培训随时可能结束,他还得哪来回哪去。搁以前他户口粮食关系在乡下,结束了还能回乡劳动拿一份知青补贴养活自己,如今关系转回了城,要是结束他只能在费霓分的房子里待业。虽说工作迟早都会有,但他等不起。

    他这一下乡,想法就变了。乡下的木材比城里现买便宜许多,将来他脱离了培训班,靠从乡下弄来木材做家具也能养家。他去家具店和信托商店转了一圈,发现家具店一个新的简易沙发比信托商店里一套檀木桌椅还要贵得多。他没来得及感叹买家不识货,就算好了一只沙发的成本,如果他做的沙发能找到买主,一个沙发的利润至少能抵得上他做搬运工一个月的工资。他小时候拆过一只单人沙发,清楚沙发的构成。木头他做完费霓想要的,还有富裕,不够还可以再买,其他的,花钱也能买得到。

    方穆扬总说听费霓的,很少反驳她,好像她决定的都是对的。费霓在他这里找到了当家作主的愉快。

    “你从医院出来住哪儿啊?”

    “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方穆扬说得轻松,好像没他解决不了的事儿。

    费霓回到家,报告了她和方穆扬明天要办理结婚手续的事。

    费妈虽然生女儿的气,但嘴上怪的还是外人:“这个小方也太不懂礼数了,就算现在结婚一切从简,他也应该到我们家来拜望拜望吧,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不成了咱们家上赶着吗?”

    “他刚才送我回来的时候,是说要来看看您二老,我让他不要打扰你们休息,明天再来。”

    “明天办完手续再来?那可什么都晚了。你这么着急跟他结婚,你就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傻丫头误撞校草心 王妃真给力 媚者无疆 我被校花逆推后 乡村小神医 韫色过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