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今晚不要跟你睡!

作者:路蔷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从鬼川王爵说出文魇在这个宫殿里等了一天没等到他又走了之后,希迩本来就不怎么高兴的心情更糟了。

    所以他为了表示自己的抗议和不满,当天晚上一直搂着海魄的脖子不撒手,非要和海魄一起睡觉。

    鬼川王爵阴沉着脸,脸色非常难看。

    如果让这个浑身杀气的杀戮王爵用这样的眼神去看一个人的话,那个人会吓得半死也说不定。

    但是眼前这个少年终归是不同的,鬼川王爵脸色虽然不好,到那时眼神里最多的依然还是无奈何纵容。

    他有时候真拿这个小东西一点办法都没有,明明宠着的时候还很乖的饿,但是一遇到某些事情就会跟他闹别扭,特别是跟他身边的一些人或者契约兽有关的事情,有时候连他的话也不听。

    就像现在——

    “不要不要!”希迩紧紧抱着海魄,小脸下巴都陷入它柔软的白色鬓毛里,手脚并用的让自己紧贴在海魄的身上,死活就是不从它身上起来,“我就是要和海魄一起睡,不要你管!”

    鬼川冥河看了眼海魄,后者依然是懒洋洋漠然的样子,丝毫不在意希迩怎么在他身上折腾。

    “你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和海魄一起睡。”鬼川冥河道。

    这句话好像是年长的对年少的说你已经长大了不能再随意和别人一起睡觉一样,不过这话放在希迩和海魄的身上就有那么点奇怪了。

    “为什么不能和海魄一起睡?”希迩鼓起腮帮子,他虽然以及长大成人了,但是依旧还保留着小时候的性子,一遇到自己不满的事情就习惯性的对眼前的人抗议和控诉。

    当然,这样的表情和语气也只有在这些他亲近的人面前才会有了。

    “海魄也是有夜生活的,你不知道吗?”鬼川冥河嘴角一勾,眼底显出促狭的笑意,“你也看见了,王庭里有很多魔兽,狮子也有,海魄有时候也是需要别人……别的狮子陪着睡的。”

    他顿了顿,又意味深长的说:“就像你跟我一样。”

    希迩眼睛骤然睁大,小嘴张成了’o‘字形,良久才低下头,结结巴巴道:“海魄……他说的是真的吗?海魄喜欢哪只母狮子吗?”

    鬼川冥河道:“你怎么知道不是公狮子?”

    海魄:“……”

    “所以不要打扰他了,海魄也会有困扰的。”鬼川冥河漫不经心的伸出手,等着他的宝贝乖乖的回到他怀来去。

    希迩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伸出自己小爪子,准备让鬼川冥河接住自己。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就当鬼川冥河狭长的眼眸里显出温柔的笑意,希迩别别扭扭的要他抱抱的时候,海魄突然张口低吼了一声,巨大的身躯猛的炸开一股强烈的气旋,紧接着一个飞身带着希迩瞬移到了几十米开外的位置,继而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

    鬼川冥河的王袍被那股旋风吹得打开,古铜色的胸膛一览无遗的露了出来,他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眼角抽动,健壮的胳膊还保持着伸过去的姿势,动作已经完全僵了。

    “……”

    片刻后,昂长的走廊里爆出一声暴怒的大吼:“海魄——!”

    王爵动怒,整个宫殿都不太平。

    然而不管王庭里怎么动荡,海魄和他的小主人也是安安稳稳的,他们现在就躲在这个罪深处宫殿的最顶上的一个房间里。

    原本这个宫殿就是属于鬼川王爵的,无论他们在哪个房间都能被找到,但是海魄带着他一路飞到嘴顶端的那层之后,鬼川冥河竟然也没有追上来。

    海魄说这一层都是它的领域。没有它的允许任何人都不会靠近这里。

    当然,鬼川王爵来不来又是另一件事了。

    于是希迩伸了个懒腰,就这么懒懒的趴在海魄柔软的肚皮上,还惬意的打了个滚。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晚上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睡,但是偶尔能趴在海魄的身上睡一觉还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海魄……你说冥河一会会不会来找我们,然后把希迩带回去打屁股啊?”

    毕竟他们是在他面前一溜烟跑了,这在这个以鬼川王爵为绝对权威的宫殿里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要是王庭里那些贵族和执行官们知道他们高贵的王爵被耍了,那可怜的希迩会不会被抓到王庭里审判呢?

    海魄伸起它一只毛茸茸的前爪,爱恋的拨弄了一下希迩的小手,示意他不用担心。

    在很多年前,海魄被一只上古魔兽所伤,当时鬼川王爵带着他回来疗伤,其实那个时候,希迩在鬼川王爵与海魄内心位置已经是特别的了,鬼川王爵很早就想把希迩带到这里来,但是之前这个宫殿还并不适合当年还是个孩子的希迩。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鬼川王爵都在试图休整一下王庭里的各个领域,至少等那个孩子来了之后,不至于被吓到甚至于受伤害。

    几年前这个孩子还那么小那么稚嫩,像是弱小的幼兽一样容易受惊,即便是与鬼川王爵和海魄在,这个孩子在这个宫殿里也很可能在不经意间受到伤害。

    这个宫殿只所以变成今天这样,安静,整洁,就连王庭的空气里都没有意思一毫杀戮和血气的味道,也跟希迩有着很大的关系。

    当然在之前的很多年里,这里也并不是什么血腥的地方,只是鬼川王爵很少插手自己宫殿以外的事情,多事都是交给几个执行官去管理。

    而事实上,笼罩着宫殿的那个巨大的雪域,天空上接连不断的飘落的白雪,都跟鬼川王爵本身的力量有着直接的关系。

    对于王庭里的贵族们和多数仆从来说,他们这个神秘的王爵在宫殿里突然消失又突然回来的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

    只是这一次,他带回来的不仅仅是他的契约兽,还有一个漂亮的少年。

    这个少年有着无与伦比的身份,他是海魄的另一个主人,鬼川王爵的挚爱,可以说整个王庭里,除了他们的王爵之外,只有这个叫希迩的少年身份最为高贵。,

    鬼川王爵纵容他,宠爱他,几乎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甘愿给他,在这里没有人觉得不对。

    因为在这里的人与外面世界的人族不同,他们是比人类还要古老的种族,他们比人族的高贵阶级更为看重,他们的忠诚和力量,生命乃至灵魂都没有丝毫保留的全部献给自己的主人,而且他们并不像人族那样,在历史的洪流里有太多思想上的转变。

    鬼川王爵虽然是这里的主人,但他从不与任何人亲近,要知道他哪怕是透露出一丝想要人陪伴的想法,那么将会有各种的美人被送到他的宫殿里。

    但是他从来没有,除了海魄之外,从来没有人能靠近那个王座的位置。

    而这仿佛亘古不变的法则,在那个少年占据了王爵的内心开始,就突然开始改变了。

    更何况希迩本身就有着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王庭里所有的契约兽,乃至无主的魔兽在他到来的那一刹那,内心里都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波动。

    这种神秘的力量在人族的世界里或者并不被人看中,但是在这里,对王庭里的所有贵族们而言,这个力量却代表着一种古老而高贵的血统,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年,也许就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另一个主人。

    被海魄奉为小主人的希迩,同时又使鬼川王爵最重要的挚爱,恐怕希迩自己还不知道他现在在这里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

    ……

    没有人会伤害你。

    海魄看着趴在自己柔软皮毛上的少年,眼底有着守护的光芒。

    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海魄?”

    希迩感受到了海魄对自己传达过来的感情,他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海魄深邃的眼睛上方,柔声说:“嗯,我知道的。”

    杀戮之王的垂怜 番外连载 第五章-可我还是忘不了

    希迩趴在海魄上跟它嘀嘀咕咕的小声说话,完全意识不到下面的宫殿正承受着鬼川王爵的怒气。

    “我刚刚跟玖夜说过啦,我再问问他。”

    希迩抬手抚过自己的额头,闭上眼睛低声道:“玖夜,你来了吗?”

    门在这个时候被敲响,海魄抬起头,希迩已经从他身上跳了下来,跑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人一狼……确切的说,除了玖夜之外的那个,算不上是人族。

    “咦?”希迩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侍从。

    尖耳朵的侍从眼睛弯弯的笑道:“您不想见我吗?”

    “想的。”希迩笑眯眯的拉着他的手,连同玖夜一起带到了房间里。

    “我还以为玖夜自己过来呢,后面没有人跟着吧?”

    “没有,下面的人都很忙。”

    ——忙着跪在地上请求他们王爵的怒气赶紧过去。

    鬼川王爵的力量关系到整个王庭,一旦他情绪失控导致力量暴走,王庭外那片巨大的雪域就会开始发生动荡,后果是绝对严重到难以想象。

    所有的贵族们都会感觉到不安,有很多人甚至都预料到了鬼川王爵之所以情绪不好,跟那位小主人绝对脱不了关系,要不然放眼整个王庭乃至宫殿,又有哪位能影响到王爵大人的心情呢?

    但是鬼川王爵生气归生气,其实他并没有把怒气发在别人身上,也没有像希迩想的那样气的要把他抓回去打屁股,那些不安的跪倒在地上的仆从们只是太久没有看到王爵大人的脸色那么难看过了,可以说,那么多年以来,他们这位高贵王爵的脸上从来没看到过除了冷漠以外的任何表情。

    王爵大人很生气,后果绝对很严重!

    比小希迩想象的还要严重!

    咦?比希迩被打屁股更严重的后果是什么?

    希迩表示自己完全想象不到!

    “是的,王爵现在并没有让人来找您的意思。”

    “那就好。”希迩呼出一口气,一脸好怕怕的表情。

    不过冥河不来找他,说实话希迩还是有点寂寞的,心想冥河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他不想理希迩,不想抱着希迩睡觉了吗?

    “王爵一向对人很宽容,更何况是他深爱的您。”贴心的侍从仿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安慰他说:“所以您不必苦恼这件事情,我想等您愿意下去的时候,王爵他还会像以往一样把您接下去的。”

    希迩想了想,甜甜的笑道:“我觉得也是,冥河对希迩和海魄最好了,他不会舍得跟希迩和海魄生气的。”

    “是不是?海魄。”

    希迩转过头,然后突然发现海魄竟然和玖夜在大眼瞪小眼,只是两只都懒懒的眯着眼睛,看起来像是无疑是的对视而已。

    “你们两个不许打架喔。”希迩举起小拳头威胁的挥了挥。

    玖夜和海魄同时不屑的撇开与彼此对视的视线,但是目光在看向希迩的时候又马上软化成了温顺。

    希迩摸了摸海魄的大脑袋,玖夜起身往他身边走了几步,在他大腿旁边匍匐下来,继而把脑袋搁在希迩的大腿上面,等待小主人的爱抚。

    希迩摸着玖夜身上顺滑的皮毛,突然抬起头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希迩得到了他的首肯,却又不开口了。

    他旁边的这位一直都很安静的侍从耐心的等着他,直到希迩深深吸口气,琥珀般漂亮的眼睛再次看向了他。

    “这个……”希迩抬起手,试探的伸过去,感觉到对方没有拒绝他的意思,才小心翼翼的触碰到了他的左耳。

    这个是从有一对尖尖的耳朵,皮肤白的像是柔软的白雪。

    希迩第一次看到这个仆从的时候,恍惚间竟有种看到弦的错觉。

    “他也和你有一样的耳朵。”希迩的目光迷离,像是在透过他思念着谁,“在我问你那个问题之前,你愿意听我讲讲我和他的故事吗?”

    “当然,我很乐意。”

    希迩笑了笑,这个笑容在他精致可爱的脸上竟有一丝伤感的感觉。

    “我从五岁开始就认识他啦,我还只有那么小……”希迩用双手比划了一下,听他讲话的人也跟着笑了。

    “那时候我的家里发生了很残忍的事情,我的母亲被杀害了,还有那个小镇里很多很多的人……”希迩似乎也不愿意多提起这件太过痛苦的回忆,顿了顿说:“我父亲把我从废墟里救出来的时候,我的身上有很多的伤口,我从来都没有那么疼过,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疼……但是在我被救出来的第三天,我醒来后发现我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了。后来我才知道,是那个魔法师把我身上的伤全部治好了。”

    “我第一次预见海魄和冥河的时候,也是被那个魔法师抱着,说实话,我虽然很感激他,但是也挺怕他的,他总是阴森森的,脸也被兜帽遮盖着,是个小孩都害怕,不过到后来我就一点都不怕啦。因为我发现,他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

    玖夜和海魄都听出他说的是谁,包括在一旁的侍从,都静静的听着,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希迩柔软的声音轻轻回荡着。

    “小的时候,父亲很忙,都是他和弗瑞德老师在照顾我,教我学习,我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直都叫他讨厌鬼,有的时候他确实挺讨厌的,老是吓唬我。”希迩撅起嘴巴,不满的说:“还有好多次故意欺负我,想着我哭,不过希迩不是爱哭的小孩,他每次欺负我都会被我再欺负回去。”

    现在想想,文魇对希迩的纵容其实比任何人都多,哪怕希迩再怎么调皮,文魇也从来都不会生气,说起来那些所谓的欺负,也只是文魇在逗他而已。

    很多希迩闯出来的的祸,还都是文魇帮他掩盖的,因为这些事情,弗瑞德有好多次都黑着脸,到后来就是一脸无奈的样子。

    “要说起希迩和讨厌鬼的事情,一天一夜都说不完哦,就像希迩跟玖夜和海魄一样,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而且讨厌鬼还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契约兽,它叫月白,月白最喜欢跟希迩撒娇啦。”

    玖夜伸出舌头,舔了舔希迩的手心,希迩马上说:“当然,玖夜和海魄也是最可爱的!”

    “您很依赖他。”尖耳朵的侍从笑道。

    “是的。”希迩点点头,“讨厌鬼很疼希迩的,从小到大他都在保护我,修伊呢,是在暗处一直跟着我,而他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希迩需要他,讨厌鬼都是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

    “那次大战的时候也是,当时冥河被困住,海魄他们一时间也赶不过来,我……”

    希迩脑海中出现当时的情景,巨大的海浪,天空上翻滚的乌云,末日版的气息笼罩了整片大地,而他在最危险的地方,海面上那些爆出来的无数根冰刃朝他刺过来的时候,是文魇紧紧抱住了他。

    希迩的身上全都是他流出来的鲜血,连眼睛都是血红一片。

    “我当时很怕……很怕他就这样离开我……”希迩眼睛渐渐湿润了,声音无法抑制的颤抖着,直到现在想起来,那种巨大的恐慌感还是会把他的心脏抓得紧紧的,“我宁愿受伤的是自己,可是讨厌鬼他不舍得我受一点伤害,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好多根冰刺都几乎插进了他的内脏里,而他还在对我笑……”

    “没事了。”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轻轻的覆盖在希迩微颤的手上,希迩抬起头,看着对方温柔而担忧的眼神。

    “是啊……现在已经没事了。”希迩轻轻地说“可是我还是忘不了。”

    那一幕恐怕会在他的记忆里停留很久很久,希迩也从来没想过要忘记。

    那对他来说,是一段很痛苦,同时也很珍贵的记忆。

    希迩静了一会,才重新开口:“我给他疗伤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很想看着他的样子。”

    希迩想起当时文魇,或者说是弦的眼神。

    他的眼神那么哀伤,刹那间令希迩的内心有种被刺痛的感觉。

    “弦……是他的另一个名字,弦有一双很美的手,能弹奏出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旋律,而讨厌鬼……”希迩目光闪烁,迷离的说:“我看到他的样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他的样子……跟我有相像的地方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