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作者:花木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闪耀之炎’就这样第一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这柄传奇的法杖,至今仍然供奉在龙岛学院的秘藏库里,由法神的坐骑,巨龙亚瑟严加看管,以防落入奸邪之人手中,利用其中蕴含着的无限威力,为人类带来灾难。

    而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那场决定了人类命运的战争中,当时刚刚继任王位的阿尔瓦·德温萨克,就站在法神的身旁,注视着她紧握神器,力挽狂澜,将整片大陆从毁灭与阴霾之中拯救。并在往后的回忆录中,以第一手史料,详细的记下了当时的情形。

    尽管《阿尔瓦回忆录》的全本历经沧桑,如今已然失传大部分的内容,但残存的手稿之中,恰好就有着记叙了那有着“人类终焉之战”之称的萨格鲁保卫战的内容。

    虽然一部分的学者认为,法神并非救世者,而是带来灾厄者,若是没有法神,或许就不会出现必须依靠法神才能拯救的灾难。但这种观念太过小众。

    不可否认的是,两任法神都为人类存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尽管桃乐丝法神曾作出焚毁安辰半壁江山的灾厄之举——她是位毁誉参半的人物。

    很多历史学者曾以‘闪耀之炎’的名字,推断桃乐丝法神在发掘出精神系与空间系的能力之前,应当是火属性的天赋——需要注意的是,在龙岛学院内部的典籍之中,‘闪耀之炎’曾经多次被误写为‘火之高兴’,而在早期造成了许多研究上的错乱。

    这或许是因为,龙岛学院的灵媒们受到的教育程度普遍不高,他们认识的字句和会写的词汇较之从小接受严格的读写贵族教育的阿尔瓦·德温萨克来说,太过浅薄。因此在后世的修订版本之中,皆以阿尔瓦国王的手稿为准……”

    ——摘自《法神之路》。

    不过,在阿尔瓦的回忆录手稿中,他既然能够因为嫌弃“火之高兴”这个名字,而暗搓搓的改成“闪耀之炎”,那么他显然也会隐瞒一些别的事情——比如说,恶魔的参战。

    恶魔是不惧瘴气,也不畏亡灵的。

    当土系法师们吟唱咒语,几乎将城外的土地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犁成了海浪,陷住了无数低级的骷髅兵时;当木系法师吟咏不休催化出无数藤蔓巨木在城外设下无数天然的陷阱与障碍时;当水系法师满头大汗化水为冰冻结骷髅,再由土地拍打将其碾碎成一地骨屑时,灵媒们除了内拒瘴气,还纷纷召唤出了恶魔助力。

    除了魅魔,灵媒们跟食尸鬼,独眼巨人,贪婪魔,地狱巨犬等等也十分熟稔——毕竟经常跟尸体打交道,毕竟经常挖坟,毕竟经常需要逃命……

    这些恶魔,都是既狡猾,武力又不低,还对亡灵生物有所压制的存在。

    比如食尸鬼,它们对尸体有着无比强烈的向往,而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吸引他们的注意。因此,灵媒们经常用它确定埋葬着强大存在的墓穴所在。

    还有贪婪魔,食尸鬼贪恋尸体,贪婪魔则什么都吃,一般被灵媒召唤出来处理丢弃的实验残渣,而面对眼前的亡灵大军,他们也不挑骷髅,口水都流出来了,冲的比地狱巨犬还猛。

    地狱巨犬则是以吞噬人类灵魂而生的——不仅是人类的灵魂,恶魔的灵魂,他们也照吃不误。

    相比之下,独眼巨人的能力就没有什么花哨了,就是一个字——莽。

    他力大无穷,性格暴戾,还没什么脑子,亡灵法师们被追杀的时候,最喜欢用它断后突围。

    一下子,城上的法师骑士们都忽然有了一种“形势一片大好,我们能赢!”的错觉。

    我们优势很大!

    我们冲了上去!

    我们……

    差点GG!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只见一道高大的人影自远方的浓雾之中破烟而出,却是一位亡灵骑士——他□□战马高高一跃,几于如飞般的飞跃了亡灵大军的上方,土系法师连忙催动土地翻涌,那骑士却狠狠踏在陷于地面之中的骷髅头盖骨之上,当做落脚点。

    眨眼之间,他就已经逼近了恶魔大军,手中巨剑一挥,一位独眼巨人便悲鸣着被腰斩成两截,然后迅速化作一缕黑烟,融入那亡灵骑士的巨剑之中——

    待到近前,人们才看清,这亡灵骑士的双眸之中燃烧着火红的火光。而且,他不再是由一个人的骸骨转化而成,而是浑身上下,密密麻麻,不知道纠结吸收了多少杂魂碎骨,拼合而成的巨大身躯。

    除了骑士,他□□的战马亦是如此,说是战马,倒不如说,只不过是用无数亡魂骷髅扭曲而成的奇异怪物,周身围绕着浓郁的墨绿色的雾气,在骨架周围浮动流转着,宛若他们的皮肤。

    布雷狄低低的吸了口冷气,在桃乐丝的耳旁担忧道:“红色的眼睛之火,那已经是地狱骑士了。”

    “地狱骑士……”不用问,单看这比当初路德维希粗犷可怕的多的外表,桃乐丝就猜得出这地狱骑士,一定是亡灵骑士的进化版。而且看他在恶魔大军之中犹如切瓜砍菜一般的身影,想必武力说不定是翻倍增长的!

    她连忙问道:“有什么弱点?”

    布雷狄神色凝重的看着她,摇了摇头。“他杀人越多就越是强大,只要有骷髅所在之地,即便被人击散也能迅速就地复原……只能切断他的操控者对他的操控。”

    “这么说来……这些骷髅兵,或许并非只是用来攻城进击的……”桃乐丝皱起了眉头,“而是送过来给他的补给?”

    她深吸了口气,看向了远处被瘴气所掩盖笼罩着的平野尽头,“——这地狱骑士的操控者,会在哪里?”

    而就在此时,正在统帅全军的阿尔瓦扭过头来,朝着桃乐丝大喊了一声:“桃乐丝!!!”

    在察觉到恶魔大军在这地狱骑士面前只能送菜的时候,阿尔瓦便当机立断的指示灵媒将恶魔们分散前往阻击骷髅,避开骑士的巨剑锋芒。

    木系法师竖起层层巨木以作围墙,在他面前却犹如纸片一般,不堪一击——

    这种时候,只有桃乐丝出马了。

    不过,阿尔瓦就算不喊,桃乐丝也准备下去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跃上城头,在万众瞩目之下,开始疯狂叠加状态。

    金光红光蓝光紫光银光绿光——

    那一瞬间,桃乐丝感觉自己像是个大号霓虹七彩灯,闪耀不止。

    【团队】阿尔瓦:在地狱骑士的后方树立一颗蓝色水晶,圣殿骑士团将从王宫花园传送处直接传送至战场上!

    圣光对于恶魔有着净化和压制的作用,由他们牵制住地狱骑士,桃乐丝,你迅速找到地狱骑士的操控者——贝萝拉的藏身之处!

    【千斤坠】!

    得到了指示,桃乐丝犹如炮弹一般砸在了地面上,以她的立足点为中心,周围的大地猛地一震,自她脚底延伸出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痕。

    这样的出场,很是不凡,在她穿越前的世界里,只有侠客、英雄、或者很是牛逼的反派,才能跳出这么一个标准的“我很牛逼”式落地。

    她站直了身子,地狱骑士便已经近在眼前。

    对方显然也很明白,眼前的少女便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他站定在原处,提着巨剑,转过了身子。

    近距离的看去,地狱骑士几乎有两三米高,这样的身高差之下,桃乐丝几乎渺小如一只蝼蚁——一只全身发光的蝼蚁。

    【团队】阿尔瓦:火系法师,风系法师,土系法师准备!火墙术掩护!狂风术卷向敌方!土系法师看准桃乐丝安插水晶的位置,随时准备松软土地!

    法师们迅速的作出了反应,一道汹涌的火墙在桃乐丝的身前迎风就涨,将她与地狱骑士泾渭分明的化作了两边,烟尘倒卷,一刹那便将高大的地狱骑士席卷在浓浓黑烟之中。

    桃乐丝乘机疾跑迅速的拉远了距离,她自空间包裹里掏出蓝色水晶,朝着地下猛然插下之时,土地一震,霎时软若沼泽一般吞没了一半水晶后,立即迅速固化。

    几乎一眨眼的时间,蓝色水晶便稳稳地立住了。

    眼见着传送水晶开始发光,桃乐丝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在熊熊火焰中疯狂怒吼的地狱骑士,拉起大轻功,便朝着敌人的大后方飞去。

    地狱骑士并不怕火,他愤怒的却是有人竟敢阻扰他的视线,放跑了他的猎物。当他怒吼着踏火而出,面前迎战着的,便是一队已经列阵完整的圣骑士了。

    ……

    桃乐丝一下子便跃过了木系法师们一夕之间树立而出的茂密森林,然而在空中她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观察了数次,也没有见到贝萝拉的踪迹。

    不得已,桃乐丝只能暂时落在一棵树上,恢复力气。

    【私聊】桃乐丝:贝萝拉。

    ……

    没有回应。

    【私聊】桃乐丝:不出来见见吗?学生们都很担心你——还有很多人跑来问我,贝萝拉老师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危险——你就是这样对待他们的吗!?

    【私聊】贝萝拉:你懂什么!!

    桃乐丝原本还担心贝萝拉一直不肯出声,此刻见她终于没能沉住气,心下顿时一松。

    【私聊】桃乐丝:对你来说——除了路德维希,别的你什么都不在乎,那种感觉,的确,我的确不懂。

    【私聊】贝萝拉:你也要指责我?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对我来说,路德维希就是我的一切!这没什么可耻的!而现在会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

    【私聊】桃乐丝:我的错?

    【私聊】贝萝拉:拥有改变世界之力的人,如果不去改变世界,就不配拥有那份力量!你枉费了老天对你的眷顾,你明明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却选择了妥协和屈服!

    【私聊】桃乐丝:所以,现在你来准备改变世界?

    【私聊】贝萝拉:没错!我不用再依附别人了,我可以掌握我自己的命运!我可以让这个世界按照我所想要的方式运行,我可以杀死那些不服从我的人,把这个世界改造成我所想要的样子!

    【私聊】桃乐丝:你所想要的样子——是什么样的?

    【私聊】贝萝拉:我想要创建一个,灵媒可以与法师平起平坐的世界!我想要创建一个,亡灵生物不会再被视为“早就应该死去”的存在的世界!死亡根本不是结束!而应该是另一种形式的开始!

    【私聊】桃乐丝:……唉。

    【私聊】贝萝拉:你这是什么意思?

    【私聊】桃乐丝: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那些是你这么做的理由吗?还是说,只是你找的借口?

    你说了这么多高大上的想要毁灭世界的理由,可是实事求是,你只是想要复活路德维希而已吧?你自己的力量不够,所以与恶魔签订了契约,扩散瘟疫,吞噬人命,吸取灵魂,于是你清空了大陆上十之八九的人口,只为了获得可以覆盖整片大陆的力量,搜寻路德维希消散的魂魄。

    然后,也许你觉得,这样的理由实在是太自私了,为了好听一些,你就努力找一些听起来更站得住脚的借口——比如说,要建立一个灵媒与法师可以平等相处的世界,是这样吧?

    可是,你失败了。不是吗?

    【私聊】贝萝拉:我没有失败。

    【私聊】桃乐丝:你失败了。你已经覆盖了半个大陆,可是路德维希呢?它在哪里?

    【私聊】贝萝拉:蠢货!!我没有失败——你难道没有认出来,这出现在你面前的地狱骑士究竟是谁么!?

    桃乐丝愣了一下。

    【私聊】桃乐丝:……路德维希?

    【私聊】贝萝拉:没错!如今,你还要说我失败了吗?!

    【私聊】桃乐丝:那也能被称为路德维希吗?看他那杂乱无章的身体,就知道你纵然能找到一点路德维希的残魂,它却沾着十倍于自己的杂魂。你如今复活的地狱骑士,里面有多少是路德维希,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

    【私聊】桃乐丝:这就是你所要复活的路德维希吗?贝萝拉!?

    【私聊】桃乐丝:路德维希可不是这样的!他明明是那么俊美,正直,英勇而忠诚的骑士,你却把他变成了一个丑陋,没有人性的怪物?他所效忠的君主就在城墙之上,你却想取他性命!?如果他真的是路德维希,绝不会原谅你!

    【私聊】贝萝拉:闭嘴!!!!!

    随着少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咆哮,地狱骑士突然停下了动作,朝着天空狂怒的嘶吼了起来。

    桃乐丝猛地听见了从身后传来的怒吼,下意识的转过了身子——

    那声音,按照她在游戏里打怪得来的经验,看起来敌人要么是准备狂化进入第二阶段,要么就是准备放大招了。

    一个念头,突然闪电般的划过脑海,桃乐丝忽然站了起来。

    【私聊】桃乐丝:你在生气,还是在害怕?你知道自己做了多糟糕的事情,你很清楚,对不对,贝萝拉?你害怕路德维希知道,因为你知道,如果他真的回来了,他绝不会原谅你。

    【私聊】贝萝拉:……他不会知道的。我会清掉他所有的记忆——我只有他,他的世界里,也只能有我——

    【私聊】桃乐丝:可是,这个毫无还手之力,被你如此摆弄的男人,还会是你所爱的路德维希吗?

    与此同时,她看见团队面板上,十位圣殿骑士团的成员,已经有一大半灰了下去,而剩下的,血条也大多岌岌可危,显然身负重伤。

    桃乐丝咬紧了牙,蹙起了眉头。

    她已经返回了城下的战场,但隐蔽在树影之中,却不能立即增援——她必须观察,这地狱骑士的招数都有哪些?间隔多长?攻击范围?出招顺序是否可以形成固定套路?

    【私聊】贝萝拉:我不管!!你说得对,我根本不想创造什么美好的世界,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我什么都不想要……我杀人,是因为我需要力量,也因为……只要人都死了,就不会再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我,说我是凶手……那样,我在路德维希的心里,就永远都是他记忆中那个好姑娘……我只想把他复活,然后我们再一起,一直生活在一起。

    我之前迁怒你,因为我太弱小了,我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我只能责怪你,责怪你没有改变世界,没有让路德维希可以留在我的身边……这是我的错。所以,你可以走。

    【私聊】桃乐丝:我,走?

    【私聊】贝萝拉:——我知道你拥有不死之躯,可以无限复活。

    她显然很是忌惮这一点。

    【私聊】贝萝拉:但你对地狱骑士也束手无策,不是吗?我们既然奈何不了彼此,不如一起退让一步?我可以让你带走灵媒们,你甚至可以带走阿尔瓦——我知道你们结了婚。我保证我不会动龙岛。但这片大陆,我绝不放过。

    【私聊】桃乐丝:……

    见她沉默不语,贝萝拉笑了。

    【私聊】贝萝拉:你不知道我在哪。对吧?

    【私聊】桃乐丝:……

    【私聊】贝萝拉:你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要找到我,但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个傻姑娘,会傻傻的站在那里被你炸出来了。

    【私聊】桃乐丝:看来,你对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印象很深刻?那么,你往后看,我就在你身后。

    【私聊】贝萝拉:?!

    地狱骑士体型巨大,因此动作难免显得笨拙迟缓的朝后转过身去——只见半空之中,一点枪芒犹如白虹贯日,闪花了所有人的眼睛,待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看清地狱骑士的胸口豁然被贯穿了一个大洞。

    而桃乐丝已经站在地面之上,一身溅满了鲜血,脚底下却踩着一个人。地狱骑士轰然跪下,却僵止不动了。

    “知道这个骑士就是路德维希的时候,我就猜你会不会跟他在一起。”桃乐丝狠狠地抹了一把睫毛上的血渍,手中的火之高兴稳稳的对准了脚下那已经完全恶魔化的贝萝拉的心脏。

    “如果是‘拥抱’,就会在肚子里,但你那么喜欢路德维希,想要跟他一直在一起的话,我猜会在心脏那——”

    地狱骑士身形高大,一般人的确无法攻击到心脏,更何况这种强大的亡灵生物依靠着魔力行动,没有血肉,也就无所谓要害之处,根本不会有人刻意去攻击那里。

    而对恋爱中的少女来说,心爱之人的心脏,永远是个浪漫特殊,而别具意义的地方。

    听完她的话,贝萝拉惨笑了一声,呛出了一口鲜血。“你猜对了。”

    她看着桃乐丝近在咫尺的面容,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后悔过?”

    桃乐丝看着她,反问道:“后悔什么?”

    “后悔那个时候认识我,后悔将我带出来,后悔没有让我早点去死……”

    “我没有后悔过,贝萝拉。”

    贝萝拉顿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道:“骗人。”

    “我永远记得那个学习□□知识的时候,执着的寻找解药,然后自学成为医药师的女孩子。她在安辰,曾经救过很多人。”

    桃乐丝轻声的说完,悲伤的垂下了眼睑,低声道:“愿你安息。”

    ……

    “法神这么厉害吗?只一击,就击杀了瘟疫魔神贝萝拉?”乔丽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那她为什么不早点出面呢?”

    “一开始,谁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龙岛上的大家都以为只是普通的瘟疫而已。”零咳了一声,威严道:“好了,故事时间结束了!你该上床睡觉了!”

    “但是——”乔丽娅抗议道:“爷爷的诅咒呢?我的爷爷,阿尔瓦·德温萨克的诅咒呢?师父不是诅咒了他吗?关于他和他的妻子之间爱谁比较多的诅咒?”

    “你不是也说了吗,只有在他们彼此爱着对方的时候,诅咒才会生效。在那场战役之后,桃乐丝就离开了萨格鲁,从此之后,就很少再和阿尔瓦见过了。也就是说,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

    “……我不明白。”乔丽娅困惑的躺了下去,“如果法神不喜欢爷爷的话,为什么不跟他离婚呢?她终其一生,都持有王后的头衔,在父亲继位后,又变成了王太后……可是谁都知道,她一辈子都跟师父呆在一起。天哪……”

    她老成的叹了口气,“我的师父是我名义上的奶奶的情人——如果不是因为这层关系,他甚至不会收我当徒弟。可我却是他爱人名义上的丈夫的孙女呢!这关系真可怕。而我真正的奶奶却没人知道是谁——据说爷爷放出了当年被封印的魅魔,和魅魔生下了我的父亲,零,这是真的吗?”

    “那我可不知道。我跟在布雷狄的身边,不清楚萨格鲁王宫里的事情。”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你活了那么久……”乔丽娅长长的舒了口气,蜷进了被子里,“那,你能再念一遍法神的头衔给我听吗?”

    “好吧——”念在她已经乖乖闭上了眼睛的份上,零想了想,再次顺从了她的要求:“桃乐丝,萨格鲁及安辰王室之王太后,最尊贵的迈希恩伯爵夫人,亡灵大法师布雷狄献上自己之爱的女人,最高等精神系大法师灵魂之锁,最高荣誉空间系蓝色晶矿管理人,时间统治者,王家枢密会议员,凌空者,承上帝恩惠者,神在世间行走的代言人,圣徒,西大陆众神承认的信仰守护者,恶龙魔女,狂怒者,焚烧者,除龙者,驯龙人,人鱼族永远的朋友,安辰与萨格鲁的疆域保卫者,不畏海洋者,平息怒涛者,龙岛女王,最受尊崇的龙岛学院创办者,最出众和最伟大的法神阁下……”

    乔丽娅已经慢慢地陷入了睡意之中,在完全睡过去之前,她喃喃道:“……我也想要成为这么厉害的人……”

    “你会的。”零温柔的笑了起来,“以后,也许就该是你的故事了。”

    本书由 sanyue122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