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爱奇文学 > 伪装学渣 > 17.第十七章

17.第十七章(1/3)

记住爱奇文学只需一秒,www.xaqwx.com,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内容容易缺失,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

    他们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器材室附近有片草坪,上面堆了块大石头,跟座假山似的,三个人挨着“山”蹲在一起。

    谢俞想站起来,又被贺朝摁回去:“老实呆着,说,接着说。”

    其实也没什么好交代的。

    谢俞并不认识什么柳媛,只记得那女生一直把脸埋进手心里,蹲在地上哭。

    杨文远怂得很,都不敢正面肛,挨了两棍子扭头就往外跑,谢俞也没心思蹲下来安慰安慰那个女生,他觉得自己仁至义尽,扔下在厕所隔间里就地取材顺手拿的木头棍就准备往外走。

    刚迈出去一步,一只手抓上他的裤腿,只听那女生微弱地说:“……不要告诉别人,求求你。”

    “是了,是她,”沈捷说,“胆子贼小,宁愿被欺负,不敢吱声。”

    沈捷又说:“所以你当时把杨三好打跑了?”

    贺朝也不太能理解:“那这逼为什么只咬着我不放?看我长得帅嫉妒我?”

    谢俞平静道:“……我戴口罩了。”

    厕所虽然味道不是很重,光那股消毒水的味儿也够难受的。他去的时候特意抓了副口罩,没想到正好派上用场。

    贺朝“啊”了一声,若有所思。

    沈捷直接戳穿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别想了,朝哥,你戴口罩也没用——人家谢老大只是打人而已,你想想你自己干了什么?”

    “我干什么了?我都没打他,”贺朝说,“很仁慈了。”

    如果把人裤子扒了,站在旁边嘲笑对方鸡儿小,让人裸奔了近两三个小时算仁慈的话,杨文远估计宁愿被打。

    谢俞听完前因后果,也陷入沉默。

    贺朝说:“我真的不喜欢打打杀杀,一般都是选择平静地解决问题。”

    平静……真是平静。

    难怪杨文远念念不忘,简直可以列入人生耻辱之最,尤其像他这种平时傲气十足的优等生,哪里遭受过这个。柳媛一转学他就觉得这个把柄“死无对证”,跳出来搞事情。

    让谢俞刮目相看的还有他这个同桌,为了女方的名声和央求,杨文远都乱吠到家门口来了,愣是忍住没说。

    “不然我还能让他活到现在?”贺朝随手捡起一颗小石子,说着抬手往正前方扔,正好打在运动器具上,又滚了两圈,滚远了,他又说,“真他妈憋得慌。”

    沈捷他们班下半节课换男生集合,去足球场排队练运球,还没聊上两句,不得已拍拍屁股起身:“我们班集合了,我先走了,回头再说。冷静啊朝哥,千万冷静。”

    贺朝头都没抬,冲他摆摆手:“快滚吧你。”

    户外温度三十二摄氏度,谢俞不是很想在这里晒太阳。

    正想走,贺朝突然拽着他一起往草坪上躺。下午阳光烈得人睁不开眼,谢俞眯起眼睛,正犹豫自己这两天是不是脾气太好,让这位同桌对他产生了什么误会,就听贺朝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了句:“什么人都可以当老师啊。”

    几团云慢慢悠悠晃过去。

    贺朝下意识摸口袋,只摸出来一粒糖,天气热,糖有些化了,捏上去表皮发软。

    说不上来的情绪席卷上来,几句话从耳边绕来绕去,从徐霞的屁话一直循环到杨三好那句“你成绩差”。

    贺朝侧了侧头,问谢俞:“有烟吗?”

    谢俞:“没有。”

    贺朝勉为其难剥开了那颗糖。

    谢俞闻到味道,又他妈是草莓。

    两个人躺在草坪上半天没说话,就在贺朝咔擦咔擦咬糖的时候,谢俞突然坐起身,踹了踹他:“走。”

    贺朝问:“走什么走?”

    谢俞说:“这个老师不行,那就换一个。”

    天气太热,谢俞说着,顺手抓起衣领扇了扇风。

    从贺朝那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面前一闪而过的大片肌肤,锁骨处深深地陷下去一块。谢俞身材很好,虽然不算高,该有的都有,衣服撩起来不像那些瘦排骨。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还没完全长开,青涩,漂亮且坚韧,还带着尖牙利爪。

    贺朝有点走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谢俞这番莫名其妙且狂得厉害的话,还是眼前的人。

    贺朝和谢俞两个人翻过寝室楼外面的铁网墙,直接绕过门卫室从另一边进去。

    由于住校的人数多,学校对于学生进出宿舍楼有特殊规定,凡是在上课时间内回寝的,不管是回去拿东西还是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都必须要出示老师的签字条,并且在门卫处进行登记。

    虽然铁网墙不难翻,大家也都没那个胆子。教导主任人送外号疯狗,办公室窗户正对着寝室楼区域,要是不走运被他看到,九死一生。

    “厕所,隔间,手机。”谢俞翻进去,手撑在地上,头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傻丫头误撞校草心 王妃真给力 媚者无疆 我被校花逆推后 乡村小神医 韫色过浓